那一年在暹羅

Photo by Nalie. Thailand 2007

那年在沒有詳細計劃下,
初訪有“黃袍佛國”美名的泰國.
日本雖然也是遍土寺廟,
但宗教氣氛卻不如泰國濃厚.

泰國全國上下尊崇佛教,
無論是風俗習慣, 藝術和建築各方面,
都幾乎跟佛教有著密切的關係,
佛教文化對其的深入影響到處可見.

宗教往往有助定予國家人民的道德標準,
佛教徒一般崇尚忍讓, 強調寬容, 謙恭有度, 敬己敬人.
彼行百聞不如一見.

無論是在曼谷還是在芭提雅,
舉目四望都是泰皇的彩色相片, 無處不在.
街道上不時飄揚著代表皇帝的黃色旗子,
足見泰民對皇室的無限尊崇與景仰.

其國家語言亦顯示了泰國是尊卑有別的社會,
說話每句也加有特有的用語以示禮貌與尊敬.

人妖與泰國在外國人的印象中總是如影随形,
經了解後才知道泰國人本性其實甚為保守,
堂堂男兒選擇當上人妖多是為了養家糊口,
人妖沒有被禁止乃因國家的包容和憐憫.

回想曾與同行友人到寺廟拜訪借宿一宵,
寺裡高僧不僅仁慈答應,
免得我們浪蘯街頭,
並且給我們繫上平安手繩, 贈予祝福.
切切實實的見識到經典上所說的佛門慈悲為懷.

縱是千里迢迢,
在佛國能有如此深刻體驗, 亦不虛此一行.

逾期作廢

向來都很好奇御守裏面到底放了什麼,
今天終於忍不住打開了其中之一來看,
裡面原來真的放有一張符, 另一個則貌似放有小木塊.
從網上得知, 在日本人的信仰中, 這些是神力的象徵.

走進寺廟, 除了想要欣賞寺廟的建築,
或多或少都有求於神明,
即便是所謂的無信仰者,
很多也抱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的態度,
不太計較何方神聖, 哪路神明.

在投下硬幣的一刻,
給自己換來了一個無了期的期望.

人總是渺小脆弱,
不得不依靠祈願和御守產生的安全感.
奉納木焚燒化煙, 祈福鈴聲散於風中,
唯有御守, 切實地給予人被守護之感,
儘管只是象徵式.

聼說御守有效期為一年,
靈驗與否, 逾期的都要送回神社燒掉.

所願所祈若有得償, 感恩還神理所當然.

這一堆即將要過期的御守,
最後是要光榮返鄉,
還是…

純屬虛構

越來越透明地存在著,
後知後覺, 冉冉活於空中樓閣.
對不能捉摸的人和事依賴,
甚至有點過於依賴.

誰叫寂寞的人往往更需要存在感,
明知無濟於事又心甘情願地置身其中.

選擇了這片精神遊戲之地, 就得遵守規則,
模擬的不該帶到現實去,
違規者最終可能會換來一個萬劫不復,
不幸是這裡沒有明確的邊界線.

線後的世界純屬虛構,
切忌因片刻的存在感而讓自己與寂寞陪葬,
成為瞬間愉快的犧牲品.

Let’s stick to the Vegas Rule.

不合群的活著

Photo by Nalie. 2009. Japan.

二點半前的一分鐘,
孤獨清冷的世界,
彷彿只有我存在,
也彷彿只有我不存在.

很想找個人陪我說話,
說什麼也好, 我不是真的很在乎.
沒有特別想要說的,
有說的話, 也沒說出口的心情.
只是不願獨個兒在無聲的漆黑裏沉澱而已.

不交談也可以, 静静的,
讓呼吸聲低調地把寂莫的呼喚掩蓋.

請問在太平洋時區裏,
還有人像我一樣不合群的醒著麼?

關注, 被關注

Photo by Nalie. 2009

「為什麼你不關注這個啊?」

「你沒有看到我的微博麽?」

「最近怎麽沒有發新微博?」

實際上, 很多時候我們都關注了,
只是你看不見我, 或是我看不到你.

很多時候關注都是默默的,
看不見的東西總會有,
不被表達的東西不等於不存在.

這個世界有看不見的風光景物,
也有看不見的微博.

我會盡我的能力關注你和這個世界,
不管你和世界能不能看得見.

舉頭不見明月

Photo by Nalie. 2007

明月幾時有?
偏偏在中秋晚上沒有,
那僅餘的一點氣氛也被烏雲沒殺.

沒有賞月遊樂,
沒有樹上燈籠,
不見楊桃柚子,
全家人也不再圍桌而坐,
月餅成了中秋的唯一記號.

桌案上的月餅早被分切成块,
猶如今夜的氣氛, 不濃, 不厚.
像往年, 我隨意地拿了一份吃著, 獨享皓月中秋.

無奈, 舉頭望不見明月,
唯有凝視著蛋黃, 低頭思思故鄉.

感慨系之,
故鄉那種熱鬧佳節氣氛,
人與人之間的誠摯祝福,
現在卻只能在網路虛擬世界中下載, 感受.

迎不到月, 或許可期待明晚追月.

說好要一起旅行

接到我妹從巴塞隆拿那邊打來的電話,
通話的瞬間, 每字每句的形容無意識地被我化成影像.

在腦子裏, 晚上十點多的巴塞隆拿,
人聲鼎沸的寬敞大道悄悄的靜了下來,
入夜後的海岸風涼爽中帶點輕柔.
從天台上遠眺聳立在老城中心風格迴異的高塔,
聖家堂在金黃色燈光下更透露出它的神秘詭譎.

多麽想要置身於其中.
一個信號之隔, 賞心樂事.

從前很羡慕人家能夠每年至少有一次家庭旅行,
舉家到韓國滑雪, 遊玩東京迪士尼, 到看杜拜賽駱駝;
而家父家母只有偶爾帶我們坐火車回鄉探親.

年小時不懂事, 曾經向家父抱怨過,
想起來不得不恨自己當時不夠體諒,
不早點學懂什麼叫身不由己.

隨便要到哪裏都可以,
重點是只要能夠五口子一起經歷,
興奮、滿足地對一切好奇著;
把每個美好的畫面留住,
放進記憶的同時, 備份在數碼相機的檔案裏.

總希望能夠實淺一次,
在聖家堂1完工之前, 在來不及留住一切之前.

 

1 聖家堂 (Sagrada Familia) 是西班牙巴塞隆拿的一座著名的天主教教堂. 该教堂從1882年開始修建, 至今還未完工, 整個建築完成了將近50%, 預計還要二、三百年才會完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