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想寫就寫 ’ Category

【領悟】珍珠與沙

一個年輕人覺得自己懷才不遇,
有位老人聽了他的遭遇,
隨即把一粒沙子扔在沙灘上, 說: 「請把它找回來!」
年輕人答道,「這怎麼可能!」
接著老人又把一顆珍珠扔到沙灘上,「那現在呢?」

如果你只是沙灘中的一粒沙,
那你不能苛求別人注意你, 認可你.
如果要別人認可你,
那你就想辦法先讓自己變成一顆珍珠.

—-
其實,
人生就是不斷逼迫自己做不想做的事
直到所有人都認同這就是自己理所當然該做的事.

早知

Photo by Nalie. 2010

近半年忽然有了節儉的矛盾,
覺得儲蓄是愚蠢的,
漸漸開始放棄要節儉的想法.

除了旅行時不怎計較用錢,
平時節儉渡日, 苦苦的把錢儲起來,
最後卻耗在一些所謂的「不時之須」,
想要買的做的統統因而落空.
錢被花到了不甘願的地方,
還有少許後悔當初沒有好好把錢用在自己喜愛的東西上.

渺滄海之一粟, 人管不著太多的「意料之外」,
但至少還能掌管擁有的金錢.

該奢侈時奢侈, 想到什麼就要擁有什麼.
似乎很符合這個現實的生存法則.

早知早點學會揮霍,
儘管又是一個悲觀的想法.

高清

Photo by Nalie. 2010

談影像, 總是離不開像素這個概念,
像素和影像分辨率的正比關係不再陌生.
像素越高, 影像越有真實感.

無止境地追求「高清」,
為著要把虛實清晰地區分,
把本來模糊的部分看清,
把眼前的看得更細緻.

到底我們需要多少像素,
才能仔細地看清別人, 看清自己呢?

改什麼變

Photo by Nalie. Hawaii. 2006

雲的百變模樣,
它的恣意漫遊,
不是因為雲自己在動.

飛向藍天的風箏,
它的起舞飛揚,
不是因為風箏自己在動.

他們都是非自願地被改變著.

這個城市的聖誕

Photo by Nalie. 2010

早來了的天黑,
這城市彷彿被偷走了一小時的日光.
Downtown路邊兩旁的樹掛上了燈飾,
平常在日落後黯淡無光的樹再次發亮起來.
空氣中堆積著這個城市裡的人對冬天的期待.
看到店裏開始換上了紅紅綠綠金金黃黃的裝飾擺設,
突然驚覺到聖誕節就要來了.

從前總以為西方城市的聖誕氣氛比較濃郁,
畢竟聖誕都是西方節慶,
可是, 真的住下來一段時間, 卻發覺美國的聖誕並不那麽熱閙.
相比之下, 亞洲城市反而更有聖誕氣息.

那年在日本, 還是十一月, 各地已亮起動人的聖誕燈飾,
東京都内好幾個地方都有大型點燈活動.
東京鐵塔, 六本木之丘, 還有台場,
這些人氣景點也隨著節慶而換成上了聖誕場景,
閃爍的燈飾與嫣紅的鐵塔互相輝映,
不少情侶挽手前往靜靜細賞, 予人溫馨的氣氛.

泰國雖然不怎慶祝聖誕節,
但在遊樂園和商場裏倒是可以聼到輕快的聖誕音樂,
曼谷市中心的廣場在聖誕夜更有大型的戶外派對,
那年我跟朋友們就在那裏渡過了如夏天般的平安夜.

台灣沒有狂愛聖誕節, 聖誕氣氛仍是洋溢著.
台北的十二月到處卻可見應景的聖誕商品.
年青人們擠在商店内用心地挑選聖誕禮物,
收到經過精心挑選的禮物是多麽奢侈的溫暖.

若說東京鐵塔的燈飾感覺浪漫,
那香港的便稱得上是隆重.
除了商場内外大型的裝飾和聖誕樹,
兩岸的商業大廈和酒店外牆都換上圖案燈飾,
加上維多利亞港的夜景美輪美奐.
大街小巷都是璀璨燈影,
節日前後街上總是擠滿了玩樂氣氛的人潮,
途人看到精彩的聖誕裝飾也忍不住停下來拍照留念,
最令人嚮往的是在片片熠熠發亮的燈海中體驗到的普世歡騰.

這個城市, 百貨櫥窗縱使綴以令人目眩的節日裝飾,
到處是為了應景而被掛滿了燈的樹和屋;
聖誕夜的街道卻冷清得秒無人煙,
城市裏沒有流動在空氣中聖誕節的喜悅,
也沒有那種普天同慶的感覺.
只有在寒冷夜裡獨自閃爍著的燈火,
閃著卻閃不出溫暖的光輝.

旁觀

Photo by Nalie. 2009

好奇心作祟,
一字接一字的看著,
徘徊在字句間的同時,
為何會存在著一種在意的心理?

不屬於自己的劇情,
應該理所當然地置身事外,
既然自身無涉, 理應沒有半點參與的情緒.
但輕輕自問到底卻又迴響著無從瞭解的矛盾.

看太多想太多都不適當,
終究是一種自虐.
眼不見若然可以使心不煩,
又何妨掩耳盜鈴.

人很多時候就是犯賤到,
選擇動用能使自己不快樂的能力,
一種向誰也不值得炫耀的本領.
情願客串別人的故事而放棄旁觀的自由.

記憶燃料

Photo By Nalie. 2010

紀錄生活的方法有很多種,
看你想要用哪一種而已.
我選擇把有關的物品收羅,
書也好, 照片也好, 票尾也好, 落葉也好.

那些在現實生活上不太要緊的東西,
像一張糖紙, 因有了記憶的依附,
變得無比珍貴重要, 甚可比於空氣與水 .

人要活下去很多時候不得不靠這些.
我們像是賣火柴的孩子,
緊抱著我們的記憶物品,  擦亮手中火柴,
以記憶作燃料, 暗暗燃燒, 獨自取暖.
不同的是,
燃點後看見的是我們曾經擁有的事物,
無法觸碰卻又是切實擁有過的幸福,
因而溫暖.

記憶品都是易燃品.
如非必要, 不建議隨便觸碰.

到了易燃的季節,
人往往想要取暖, 卻又害怕灼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