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 平凡小事 ’ Category

Happy New Year

SAM_0897       

大半個地球已經是在2011,
在太平洋時區, 距離新的一年還有半個小時.
地球另一方的人倒數狂歡後早已離場,
現在就只剩下我們這一群還原地等候.

沒有想要回顧什麼,
因為過去的就不提了.
也沒有再想要倒數的打算,
因為十幾個小時前已經倒數過.

新的一年早已管不著時差急不及待的開始;
令人窒息的漫長黑夜也隨著十五小時前的倒數而破曉.

再見了2010, 天終於要亮了.

2011 我們一定會很好的!

廣告

蝸牛郵遞

Photo by Nalie. 2010

兩天前還在想著今年聖誕會不會收到卡,
驚奇地, 當天晚上便收到了遠方寄來的一張.

從前每天放學回到家門口總要開一開信箱,
老是渴望裡面會有收件人是自己的東西,
如明信片, 外地朋友的信件, 逢年過節的卡片等.
信箱總是一個充滿著驚喜的地方.

自從高速網路普及後,
寫信的人少了, 更別說賀卡.
這年頭寫信寄卡片都被說是不經濟,
卡片貴, 郵費貴, 最快的郵遞也及不上以秒速傳送的電郵.

現在打開信箱, 見到的只有定時定候來報到的帳單及銀行信,
大堆等候著被送進垃圾桶去的廣告傳單,
偶爾也會見到查無此人或是被寫錯地址的信件.

慢慢地, 失去了從前的那份期待.
回家時不再興奮地打開信箱,
有時候甚至隔數天才去看裡面堆了什麼.

從實體賀卡到電子賀卡,
再到電子賀卡都快沒落的這個時代,
取而代之的是sms.

捨棄了手寫字, 換上了毫無性格的電腦字體,
紙張握在手中出的喜悅感被沒殺,
手寫字的那種真實感幸而無從取替.

追求原始真實, 我情願慢一點.

荒謬的清晨

Photo by Nalie. 2007

睡醒, 起來.
空氣裏散漫著荒謬, 幾乎錯覺自己還在夢中.

他的話, 宛如戲劇般的情節,
在這麽一個清晨往他的世界外滲透,
直到那股荒謬在我這裡平衡為止.

結論説一件事情是荒謬的時候,
是否已經否定了事情的真實性?

我凝視著窗外的一片零亂, 落葉被風吹得迷失.
幾片黃葉路過窗邊, 停留後不久便離去.

我在這裡看著他的世界,
仿如魚缸裡的魚看著窗外,
眼中的, 沒有一個比另一個更真實,
世界都是歪曲的, 沒有荒謬不荒謬,
只是我不暸解.

在他的世界, 自己只是其中一片落葉.

不合群的活著

Photo by Nalie. 2009. Japan.

二點半前的一分鐘,
孤獨清冷的世界,
彷彿只有我存在,
也彷彿只有我不存在.

很想找個人陪我說話,
說什麼也好, 我不是真的很在乎.
沒有特別想要說的,
有說的話, 也沒說出口的心情.
只是不願獨個兒在無聲的漆黑裏沉澱而已.

不交談也可以, 静静的,
讓呼吸聲低調地把寂莫的呼喚掩蓋.

請問在太平洋時區裏,
還有人像我一樣不合群的醒著麼?

夢太美

Yellowstone 2010. Photo by Nalie.

昨晚做了個可算是有史以來最美的夢,
所謂的美夢也莫過於欲望的滿足.
夢中出現的都是我想要見到的人,
情節也是我曾渴望的.

在夢裡我並沒有質疑當中的真實性,
就如電影《INCEPTION》中所提及, 一切也是理所當然.
沉醉於如現實般的夢境, 根本沒法察覺自己正在做夢.

毫不自願地醒來, 就在睡醒的一念間,
模糊地意識到全都是自製的假想,
搞半天才發現是一場歡喜一場空.
残留的就只有一個自己, 失落的躺在床上,
房間裏充斥著深邃的孤寂.

這種虛無的影像在沒有時間空規間規則下,
把我的哀樂從夢中帶進了現實.

一個暫時無法停止的延伸.

午後陽光

突然某個下午,
躺在大廳的沙發上, 凝視著從天窗透進來的光.
陽光和旬的天空, 已經不是小春日和.
春天輕拂後, 緊接著夏.
空氣中飄來淡淡的夏天味道.

柔和微弱的日光, 搭配我最愛的音樂,
我選擇了合上眼睛.
片刻間投映出一個觸不到的身影, 一個記憶中的擁抱.
多想在這樣的陽光下靜靜死去.

陽光沒有帶給我太多希望,
我知道仍必須睜開眼;
也許還有一點堅持,
渴望會看見真實人生中的太陽.

多功能

ipod touch 3G 

近日購入了一件新玩物,
昨天拿到的時候, 便忙著探索它的功能,
介面設定, 無線上網, 應用程式下載,
太多奇趣新鮮的東西,
到最後, 才記得要把音樂放進去.
這原本打算買來代替跟隨了我四年多的mp3機,
但如今看來似是添了台小小的電腦.

回想不久之前,
當手機還是手機, 電腦還是電腦的時候,
手機, mp3機, 相機, 都一度被視為是外出時必帶的三寳.
無論是上學, 上班, 還是逛街, 誰不是全副武裝.

所謂能者多勞, 時下主張一物多用,
產品製造商實行要達到,「一機旁身, 世界通行」
不知不覺間高科技把它們合為一體.

手機有十二萬像數, 閃光燈, 可以上網, 聽音樂;
新款mp3機可以玩遊戲, 看影片, 連網路電話也有;
近期甚至單眼相機也備有高清攝錄的功能.

這些雖然的確是方便了我們的生活, 但卻模糊了物品的本身.
當人開始弄不清手裡拿著的是迷你電腦還是mp3機,
我突然為這些產品感到可悲,
無法想像, 一部不知道自己是mp3機還是電腦的高科技mp3機該如何自處.

通常你在某人心裡又是朋友, 又是情人,
卻往往代表你什麼都不是.

網路電話不竟不能取代手機,
相機電話也無法取代數位連單眼相機,
不管怎樣, 不同的名詞佔據著不同的位置,
無法合體, 也無法相互替代.